學習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正法

頂禮南無 第三世多杰羌佛 –提起正念,認真做佛事

不知道大家在日常生活中是否有過,“哎呀!這明明是他的事,他自己不做,老讓我收拾爛攤子,我也不做,這本來就是他的事嘛。”或者要大家一起收拾的時候,自己就“隱身”了,找不到人,或者又以我身體不好種種理由而為自己開脫。

又如在做佛事時,只挑自己認為功德大的事做;在放生時,要挑懷孕的魚蝦放,要挑大的多的放,認為這樣才功德大。做事時,以功德大小為標準來衡量一件事情。

在此,跟大家分享一個我的真事。由於有師姐要調到其他道場去,本來她的執事工作就由我暫接。由於她之前的執事是清掃齋堂的,在我剛接手時,我邊拖地邊抱怨,“這個地可真髒啊,哎,好討厭噢!”生了這念頭后就慘了,自己越拖越煩躁,越拖越生氣,碰到椅子也不好好把它們挪開,而是很生氣的亂拖,把椅子弄得乒乒乓乓作響。

大概在一年前,我在腋下摸到了一個小腫塊,一開始沒什麼感覺,只是在生理期前後會有點脹痛感。但在半年前平時都能感覺到脹痛感,並且整個左手臂都有脹脹的感覺。也因此,在拖地時會產生煩惱。

後來,和另一位師姐談及我腋下的小腫塊,她說“你為什麼不修佛說療痔病經呢?”經她這麼一說,感覺腦子里“叮”的一聲,“對呀,我怎麼沒有想到啊。”

哎,自己業力太重,都被障住了。自此,我按照療痔病經上的修法修持,同時提起正念,不像以前那樣抱有與我無關的態度了。想想,能在廟子做事是多大的福報啊,這不是在為自己做事嘛,難道不是為自己消業嘛!嗨呀,以前哪有這種機會嘛,自己真是個大笨蛋呢,怪不得業障纏身!

此后,無論做什麼事情,都是開開心心的做事,隨手能做的就做了,不分你我。突然有一天,發覺我腋下的腫塊不疼了,手臂也沒有脹脹的感覺了。嗨呀~真是太好了!感恩佛菩薩的加持!

這件事更讓我堅定了要提起正念,認認真真做佛事!

阿彌陀佛

心吾合十

護法尖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三世多杰羌佛說《世法哲言》(四十二)

學習H.H.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學習H.H.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說《世法哲言》(四十二)

富之所獲,得之于勤,富裕者必具勤因而合其才,定業之正可至其果。

下面之明言,是由三個決定其因而結成的果。第一,就是說,凡是要富裕、富貴,說庸俗一些,就是指發財、致富,首先就是要得之於勤快,要勤勞,要有正當的衝力去做,因此凡是富裕之人,必須具備勤快的因素。第二,要合其才華,如果只勤快而沒有才華,也不能去爭取事業的,有了才華,有了學識,才能進入第三,即是定業要正,選擇的道路要是正道而不是邪道,事業是有前途的、光明的,不是陰暗的、狹窄的、倒閉的,如果做到這三點,最後就可得到良好的收獲,結出優良的果實。

第三世多杰羌佛說《世法哲言》(四十二)

文章連結:https://learnthebuddha.blogspot.com/2018/12/blog-post44.html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http://www.hhdcb3office.org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臉書:https://m.facebook.com/hhdcb3office/成就解脫之路:https://learnthebuddha.blogspot.tw/成就解脫之路臉書: https://www.facebook.com/chihming999/一念之間:https://a832722.blog成就解脫之路:http://chihming9999.pixnet.net/blog隨緣自在:https://comfortable9.wordpress.com#HH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 義雲高 #義雲高大師#成就解脫之路 #一念之間 #三世多杰羌佛 #多杰羌佛 什麼叫修行 #正法聯盟解脫直昇機正宗聖法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


護法尖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學習H.H.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Dharma Assembly of Empowerment by

Guan Shi Yin Bodhisattva’s Mind of

Great Compassion Experience and Benefits Sharing

“I must have seen a Buddha

or a Bodhisattva!”

Homage to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南無 第三世多杰羌佛 )! Homage to the greatly loving and compassionate Guan Shi Yin Bodhisattva!

I am very grateful for having the good fortune to attend the Guan Yin Bodhisattva of Great Compassion Empowerment Dharma Assembly led by Great Dharma Master Ruo Hui. When the dharma assembly started, I performed the instructed movements for a while. Then my arms felt very tired. I relaxed my arms. Gradually, I felt some cooling air around my arms and also sensed a little static electricity. After a while, the feeling vanished. I still stood there relaxing myself. A while later, I again felt cooling air circulating around my arms. My hands began to tremble and felt more and more numbing. My body also followed to waver forward and backward. The wavering was like being driven by a kind of invisible force and like wavering along with the sea wavers in the ocean. I was unable to control myself but my feet were still standing at the same place. When the wavering magnitude of my body was too big, I lost my center of gravity and felt to the ground. However, the fall did not cause any pain to me. While lying on the floor, my ears started to have a kind of numbing feeling. There was also a force pulling my head to lean back. I continued to lay there to enjoy the numbing feeling on my own. The feeling was very comforting but disappeared gradually. I thought this was the empowerment from Buddhas and Bodhisattvas because I had suffered serious illness in the past. Therefore, I stood up and prostrated toward the direction of the Buddha statue. Then I returned to my original standing pose.

Suddenly, an image dressed with very brightly beautiful and good-looking clothing appeared before my eyes. I was not able to see the face of the image but could tell that the style and colors of the clothing was very beautiful. Actually, it was more beautiful than the dresses I had seen before from the statues of Bodhisattvas. At that time, I thought I must have seen a Buddha or a Bodhisattva. Thus, I immediately began to prostrate.

During the entire process, I kept my eyes closed. I heard very wonderful and ear-pleasing singing as well as crying and laughing. Sound of body movement was also heard. I also generated the joy of dharma for the empowerment received by other dharma sisters.

I am grateful to the empowerment from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南無 第三世多杰羌佛 )and the greatly loving and compassionate Namo Guan Shi Yin Bodhisattva!

護法尖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藝術賞析》龍鯉鬧蓮池 世界極品珍寶

學習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正法

《藝術賞析》龍鯉鬧蓮池 世界極品珍寶

2016-12-05

走遍世界各大美術館後,終於在洛杉磯「名畫家魚廳」,看到了一幅真正舉世無雙的藝術鉅作「龍鯉鬧蓮池」。當我站在畫前,剎那整個人都迷醉了,頓感心神入迷。整個畫面神奇飄逸,氣韻飛旋無定,當下震撼了我的靈魂和心魄,陶醉的享受無法自控。自然到極致的龍鯉錯落地潛游在蓮池中,而不是在紙卷上,蓮葉上抹了一層溫潤而奪目的水色,蓮蓬斗上又散發出童心的天趣,花朵自然舒服醉人,青澀的池水似乎在風聲激蕩中飄出了絲絲荷香,微風中的浮波和淡淡的墨色幻化了虛實神幻的世界。把整幅畫說得更鮮活,這究竟是一個什麼的境界?這幅畫究竟是中國水墨畫抑或是另外世界遷流本土的神畫呢?我實在無法分辨。雅媚的旋樂讓我入迷,我作為一個畫家,怎麼竟然無法解開這魅力的擒拿呢?真神,直到現在我還可以聽見畫中的風聲水聲,看到縹緲湖面氣韻在不停地浮動,它無有定止,真的,就是沒有止息的動。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把世間種種無形無相的,都一一表喻在紙上。對我來說,這是一個聖境。就像我初次見到偉大的 羌佛 把天空中的雲霧放進韻雕一樣,不是常人能做的,這是一種表法。這的蓮葉、蓮蓬、龍鯉、水波,風聲、動韻,等等都只是借喻。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利用了它們來表現了另一個聖境,所以這幅畫,人們中的藝術家,是用筆墨的畫技無法複製的!因為它已超越了歷代名家藝術美的高度。

水和魚

山川、人物、博古、鳥獸、草木、池榭、樓臺風韻、光和色塊等這些題材,在歷朝的中國畫裡面都可以輕易找到。但畫魚的名家古今很多,當中應以宋代劉窠和明代繆輔為代表。畫譜中用上"美姿嬌態,惟妙惟肖"和"用筆工細,設色絢麗"來形容兩人之作品。後來之朱耷亦不過"逸筆草草"而矣。近年熱起的清代郎世寧,西彩中用,徒具顔色,神情顯真,倒有寫實之賞。現代和當代也出了一些高手,但也缺乏畫外靈魂、筆情墨趣,起筆收峰,一目可見。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的畫中,我們可以看到深淺墨色的不定變化,龍鯉處於不同角度,在池水裡上下出沒的各種姿態,神態自若,活鮮過真,這並不重要,而神妙的是墨色水氣變化莫測。相比起之前所提及到的各代名家,雖然他們風格各異,但是所畫之鯉魚就是畫在紙上的畫,畫出了鯉魚的美感,沒有顯示到脫紙造化的神奇境界,簡單說就是欠缺神韻靈魂,其中的原因是他們都沒有這個表達能力的超凡境界。

在中國水墨畫中,水的形態一般會用留白和線條去表現。在中國特有的文人書畫哲學精神中,留白處表現了水的靜態,線條勾線表達出水的動態,如此虛實靜動。互為表裡。亦正因這種特有的文人精神重於神形兼備,缺一者非謂能格之品,尤其文人畫達到登峰絕頂之時,有寫心露神,具形於實,活顯於真,開卷脫魂之說,達之表境,所謂心境合一為天人造化,似水非水,虛虛實實,堪稱妙筆。

在中國畫頂峯的宋朝四大名家劉,李,馬,夏中。馬遠有名的十二幅水圖卷鈎寫了不同浪頭的排烈和水波的動蕩,其中"雲舒浪卷""細浪漂漂"濃淡不同,各展舒姿。儘管是馬遠的神品真蹟,佈局取相,雖然表顯了心形一體,亦沒有能表現出與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造詣水情的百分之二十,水的剎那變異不定狀態是舉世無人,即使我們今天利用高科技的攝影都不容易捕捉到畫中那種不穩定和半透明的折射狀態。在"龍鯉鬧蓮池"中,我們不單看見池水的起伏、變化不定的神韻,靜觀下我們更能看到光線進入池水中折射,而反影出的不同深度的各種光波和水面、水中、水底的動態,蓮根在泥土中翻動的實況,這種不穩定的半透明光波和龍鯉呼應為一體,濃淡變化神乎妙蕩,面面分明而不明,不明而明之於韻,明之於情,明之於美媚,明之於絕,明之於醉,活生生展示了神與情合,魚水合一,"如魚得水"的意義。

風覺、蓮香

揚州八怪李鱓在其瀟湘風竹圖上,提上了這首詩:“畫史從來不畫風  我於難處奪天工  請看尺幅瀟湘竹  滿耳叮東萬玉空。”其實在畫面裡要表顯風的聲響,那未免太誇張,因此我把風聲換成風覺,的確,要在畫中表現風覺實在難於登天,歷史上亦沒有誰真的能做到。而李鱓在這裡做到的正是打破前人,立足於另一個新的高點,但那也是佈局和走向造成的感觀,並沒有靈和神的飛躍而蕩動的實相,是形象的取獲,也就是在用筆的方向、變化、佈局的表面結構上造成的假像,最重要的是毫無水性的質地,這才是靈和情的要害。儘管如此,他足以名留青史。但是相比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妙化的境界,李鱓就如滄海一粟。 羌佛 筆下的魚、蓮、水、花、草,都在質地上見神,比如魚身上的鱗甲,看似平滑,實際上並不平滑,魚在水中,水包著魚,水和魚都能同時看到,魚不礙水,水不礙魚,相互並成為一體,這就是質地上的成就,而質地不是一句空話,質地的靈性,又全在微觀上的功夫,也就是細如毫毛的筆跡、色氣、水分、薄幕青紗等的相互關聯所表現出的微觀動韻,這就太難了,就是用油畫來表現,也是達不到的。"龍鯉閙蓮池"中所表現出之神韻靈魂,令人難以忘懷,元氣淋灕出神入化的筆墨,牽引出雷霆萬鈞之勢有如泰山壓頂。動韻、風覺、蓮香、水氣、霧波激蕩拋射出乾坤蘇和之暖,恰是那久旱甘霖,其畫面所帶出之張力,不期然令我想起蘇軾詠荷名句:霞苞電荷碧。

護法尖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觀世音菩薩大悲加持法會

感言分享(十一)

學習H.H.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觀世音菩薩大悲加持法會感言分享(十一)

一場期待十年之久的殊勝法會!

法會前,晚上睡得很不好,一直淺眠狀態,個性使然:只要有佛事,法會,整晚下意識就擔心錯過或誤失,鬧鐘也是再三檢查才睡下。今早起來覺得很累,精神卻亢奮。

法會時,當恭誦咒語,大眾眾口一聲發出第一個 字,我剎那間熱淚盈眶,不能自己,語不成聲,深刻感受到觀音菩薩的大悲心,而自內心升起的感動慚愧,以無法遏止的淚水順著臉龐流到頸脖,真正涕淚縱橫,鼻涕眼淚滿臉。同壇師兄弟的唏噓聲此起彼伏,或感同身受眾生的苦,或感動觀音菩薩大悲之心。收拾了一下激動不已的心,漸漸語能成聲誦起咒語。

開始修法,我閉著雙眼保持所告知的站姿。不斷告訴自己放鬆安詳,因為深知自身身心緊繃的個性,事事要求完美; 好在多年聞法,知道放下我執是修行的根本,逐漸有改善,但習性使然,有時也是無奈。慢慢開始聽到有微微輕柔美妙的歌聲飄來,有移動的聲音,有哭泣聲,有誦南無觀世音菩薩佛號,我心裏有點急,趕快收回心思讓自己放鬆。突然有位師姐哭倒橫躺在我的雙腳後跟,哭聲慘然,她的身體緊貼著我的後腳跟,感到她身體的溫暖, 我為師姐得到加持歡喜;之後我自己開始前後微搖,身體往後仰,以為是久站 不住,還調整了一下姿勢。頓然想到不應該抗拒,此時又往後仰,我絲毫不懼放鬆身體, 仰面砰然倒地,躺在地上,仍舊閉著眼聽到一位師姐就在我上方唱誦南無觀世音菩薩佛號,躺了一會,覺得不妥,我想還是站起來吧,又站起身擺好站姿,此時大殿內唱誦聲越來越美妙大聲。聽到這般殊勝的加持,懺悔自己每日還在貪嗔癡三毒中打滾。此時又聽到某位師姐以鏗鏘有力,清晰無比語調的廣東話宣說著,大意如下:你們都有罪業,要懺悔,今後要好好學佛做佛事。我平日聽不懂廣東話,可是那時卻聽明白了。

不久身體又往後仰,很快四腳朝天倒地,幾秒中突然哽咽啜泣起來,如同之前不能克制,居然哭出聲,不是悲傷委屈更多的是舒放,哭後我意識到自己是以大字態攤屍在地上,四肢大開應該很不雅,但全身好輕鬆!我想觀音菩薩要我躺著放鬆,我就聽話,那時身心真舒暢。聽到 “停”,突然才意識到是法師的指令,我有些戀戀不捨地站起來。

感恩南無 第三世多杰羌佛 !

感恩南無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

我仰面倒地兩次,後腦著地,完全不痛,全身沒有任何不適,真不可思議!我倒下時也不害怕,聽師姐們說是砰然一聲,還是直直倒下,擔心我撞痛後腦勺, 可是我倒下並沒有覺得任何衝擊碰撞之力,也沒有感覺到是地板,彷彿事先安排的躺在那裏;倒下還沒有碰到任何師兄弟,第二次倒下頭剛好在一位盤腿而坐的師姐前, 我們都是閉著眼的,除了護法的師兄弟們。這般情景如不是親眼所見,親身體驗實在無法想像, 這是何等偉大的加持力, 文字只能述之一二。

頂禮南無 第三世多杰羌佛 和南無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沒有放棄冥頑不化的我!

護法尖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